追蹤
艾倫與凱西的生活Lounge
關於部落格
分享生活心情
  • 159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美食酒館Le Comptoir


在回國前兩個星期和友人約了要在返台前聚聚吃頓飯,是凱西接的電話,阿倫我正冒著風雨買菜去,凱西和我同學C小姐定了聚餐時間,餐廳則計畫是去LE COMPTOIR,咻~的一下,一個星期時間就過去了,聚餐前一晚C小姐打電話來,問阿倫我明天在那裡吃飯?阿倫我簡直是一頭霧水

阿倫我反問她:不是約了在
LE COMPTOIR?C倒是不急不徐地用廣東國語回答:LE COMPTOIR,你嘸是嘸知,他們做旅館RELAIS SAINT-GERMAIN的客人生意就很滿啦,要一兩個月前訂的啦,打了電話但沒訂到位置

在一般情形下,不挑嘴的阿倫我應該會說,那就另外訂家餐廳吧,可當時阿倫我心想,C小姐是個對吃極講究的香港女生,她和凱西討論時說到久仰LE COMPTOIR大名,卻一直還沒去過,而凱西似乎也對這家餐廳挺有興趣,但訂不到位置怎麼辦呢?這時反而是讓最無關緊要的阿倫我拿主意阿倫我左思右想後下了個冒險的決定,就是第二天晚上八點到現場去碰運氣囉!
隔天晚上七點半,凱西和阿倫在華燈初上的ODEON地鐵站碰面,風有點涼,時候還早,就先到聖日耳曼大道上的NEO CAFÉ喝點小酒,吃點花生米等C小姐,C小姐向來保有名媛淑女遲到的美好風範,所以我們也就不急著出去吹冷風,八點到了果然還不見對面STARBUCKS前有人影出現,再過了幾分鐘,C拿出手機的身影出現在星巴克咖啡館前,令人意外的她竟打破自己保持多年遲到最短的紀錄:四分五十八秒,真是令人感動!凱西和阿倫付了帳,趕緊馳往祝賀,C的一小步是凱西和阿倫的好幾大步
三人從聖日耳曼大道轉進CARREFOUR ODEONLE COMPTOIR就在轉角不遠,餐廳門面不大,從外面看往裡面,只有一對穿著整齊觀光客打扮的老夫婦坐在靠外面角落窗邊,三人在門口就開始討論「如果是在餐廳外的露天座位是不是要接受」,我看了一下頭頂有電熱器,椅子上還擺了毛毯可以保暖,就說:「只怕未必有位置,有的話就吃吧」,俗語說:愛水嘸驚流鼻水,那愛吃就不怕天冷才對啊!誰知C小姐果然是講究美食的行家,猶豫地沈吟著:「有電熱器和毯子是不怕著涼,但風一吹菜就涼了,那可不好云云」,當下我真忍住才沒把她的頭給打下去不怕受寒受凍卻只擔心菜涼了,真是令人佩服的挑剔!果然服務生以乎有點勉強的才幫我們安排了外面的位置,露天座位是一人一小圓桌,客人面朝外,硬是用加了一張小圓桌擠在本來就不寬敞的走道上讓阿倫背對外面,背後涼風颼颼,但看在兩個月前就要預訂的盛名份下,忍一下也就過了,心裡還有一點點討到便宜的暗爽
 
Le Comptoir的主廚是Yves Camdeborde1992年在巴黎十四區開了酒館餐廳La Régalade,被譽為巴黎最美味的酒館餐廳(Bistro一般是指喝酒用餐的小酒館,通常是較平價的小館子)Bistronomie(酒館美食主義,取Bistro+Gastronomie之意)於焉形成,2004年他將生意鼎盛的La Régalade轉手讓人,不久接著在第六區的Hotel Relais Saint-Germain開設了Le ComptoirHotel Relais Saint-Germain是位於塞納河左岸,共有二十二間客房的十七世紀建築物,得到法國觀光局最高的四星評等,Le Comptoir仍走酒館路線,餐廳接待Hotel Relais Saint-Germain旅館的客人用餐為主,能供外客的位置本來就不多,而Le Comptoir在開幕之後,或許是位於左岸黃金地段Odeon,也可能是有Hotel Relais Saint-Germain旅館的加持,其盛況更超越位於十四區的La Régalade,誇張到竟要提前一到兩個月預定座位!
凱西和C把毛毯鋪好蓋住大腿和膝蓋,服務生送上印在Hotel Relais Saint-Germain明信片上的菜單,可憐的阿倫我沒有毯子,背後的冷風陣陣襲來,只好邊抖著腿邊看菜單,菜單上標示日期是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菜單編號331號,不必太費神看菜單,因為就是四十二歐元的單一套餐,反正送上來就吃囉!菜單上還註明了當天是Sainte Céxxle(為保障個人隱私,中間字母以xx代替),真巧,就是C小姐的節日呢,「那就開瓶酒慶祝吧」,當阿倫這麼說時只覺得有四道比背後的冷風還要銳利的白眼射向我趕緊請頂上微禿,看起來似乎挺資深的服務生推薦佐餐的紅酒,當然阿倫總會大聲的要侍者建議一支好酒,再小小聲地補一句「價錢不要太貴噢」他很仁慈的推薦了二○○五年Coteaux du Languedoc產區的Zélige-caravent,索價大約三十歐元出頭,挺平實的價位,但這酒卻讓不太懂酒的阿倫驚為天人,因為這支酒酒體同時具有極良好的深度與廣度,入口時酒勁夠但卻極好入喉,而且口感持久不散,挺對阿倫口味,算是在法國四年喝過酒裡,給我印像深刻的一支紅酒,在寫這篇食記時,上網查了這酒的資料,Daniel Roche將其列在Languedoc的七十五瓶葡萄酒之列,得到還不錯的兩個星評得….很多人認為在餐廳點酒比外頭買貴很多,划不來,但在一家經營良好的餐廳,他們以比一般消費者更專業的購買能力,提供給客人有品質保証的好酒,阿倫個人覺得這代價是挺值得的。
上菜之前侍者送上開胃小點,一盤二色炸薯片,看來簡單平常的金黃色和深玫瑰紅二色炸薯片,但三個人實在吃不出來究竟是馬鈴薯還是蘋果或其它食材?但這麼一道簡單卻可口的小點心,可以馬上讓食客感受到餐廳的功力。
第一道前菜是球芹秋栗烤榛果日本珍珠肥肝濃湯(Crème de céleri et marron, pistache torréfié, foie gras de canard et perle du Japon),是以西芹球根和栗子打成泥狀作為濃湯的基底,濃郁的芹香和溫和的栗子甚是搭配,再加上肥鴨肝的甘美,在冬天裡甚是受用,而那日本珍珠就是咱們的粉圓,阿倫我真的很想建議餐廳把名字改為台灣珍珠。
第二道菜是香煎諾曼第扇貝仁佐醋汁甜瓜萵苣帕梅善乳酪沙拉(Salade de saint jacque de Normandie, sucrine vinaigrette de parmesan),中規中矩的一道前菜,甘貝兩面煎得焦黃,但入口卻很鮮嫩,酒醋醬汁也很提味,甜脆的甜瓜萵苣和帕梅善乳酪更使這道前菜爽口怡人。
再來的主菜有二種選擇,凱西選的是科雷茲白酒汁小牛腿佐烤奶油扁香芹胡椒鹽朝鮮薊(Quasi de veau corrézien, jus de vin jaune, artichaut poivrades roties, beurre persillé),法文菜名寫的雖然是vin jaune(黃酒),但其實此類酒是朱哈(Jura)山區特有的一種白葡萄酒,因酒色偏黃,所以法國人就叫它vin jaune,名為「黃酒」但仍屬白葡萄酒種。科雷茲(Corréze)是法國中部略偏西南的一省,這裡指的究竟是牛肉的產地亦或烹調方式?請各位問問凱西,因為阿倫只嚐了一小口,這份量還不夠讓我做出正確的判斷其實就算整盤都讓我吃,答案還是莫宰羊啦。
我和C點了皇家野兔肉「Lièvre à la royale」,這道菜的菜名是菜單中最簡短的,因為它已算是一道法國經典菜餚,做法和用料都挺繁複的,如果要像其它菜名一樣解說清楚,可能要三張明信片才夠吧點了這道菜之後,還沒吃到菜,卻已經幫這個套餐加值了,因為額外要再多付十五歐元,皇家果然不是隨便可以叫的皇家野兔肉端上桌時,深竭色的濃稠將汁將兔肉整個蓋住,不明究裡會以為是用可可粉去做的醬汁,但這醬汁其實是用了野兔的肉臟、從腹部切開取出的兔骨、豬五花肉丁、百里香、牛至、月桂葉和香芹等香料去熬煮,最後並用兔血增加其濃稠度,而去骨野兔的身軀裡則塞進肥鵝肝(或鴨肝)、豬肉等材料,從開膛位置縫合,再進烤箱烘烤,這道菜可以算是法式功夫菜,材料和做工都挺複雜的,邊啜著美酒,邊品嚐這道佳餚的時候,阿倫我的腦海裡跳躍著狡猾的長腳野兔,徜徉在長滿百里香、牛至的草地裡,累了就睡在月桂樹下,或啃啃香芹葉,難怪肉會這麼香另一方面,心中也慶幸著沒在烹調班混下去,不然冤家路窄,遲早會被這隻皇家野兔給整慘!
 
用完主菜就是乳酪盤(Plateau de fromage affiné par la maison Boursault),乳酪盤裡有八種各式乳酪任君享用,除了乳酪之外,還有果醬搭配,可惜不是太愛吃乳酪,經過的路人都投以艷羨不已的眼光,還有人就停下腳步和正在享用乳酪的客人攀談起來,這真是個奇特的現象,吃大魚大肉的主菜時路人頂多就是偷偷瞄一眼,為何一盤任君享用乳酪卻有讓人駐足攀談的吸引力呢?
最後的甜點是法芙娜之瓜納賈巧克力酥塔+優格冰淇淋+瓜地路普苦咖啡凍(Tarte sablée au chocolat guanaja de chez Valrhona, glace yaourt, gelée de café amer de Guadeloupe),雖然餐廳很用心的把材料品牌、種類、甚至產地都標出來了,但還是無法滿足對甜點要求有點過了頭的阿倫我,只能說就是不錯的酒館飯後甜品罷
值得回味的一餐,謹在此感謝C同學!
也感謝凱西的包容,因為這篇食記真的拖太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