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艾倫與凱西的生活Lounge
關於部落格
分享生活心情
  • 1574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15區的美食酒館--L’OS A MOELLE


但搬完家畢竟是大事一樁,而所有的鍋碗瓢盆也都載走了,算是有個正當的理由可以上館子!兩人決定中午就到附近的館子打個牙祭慶祝一番,共同的選擇就是
L’OS A MOELLE
 
L’OS A MOELLE就在我們住所附近LOURMEL地鐵站出來不遠處,回想起會光顧這餐廳還真是誤打誤撞,記得那是三年多前的某個晚上,當時凱西和阿倫剛抵法不久,不常吃法國料理,手上也沒什麼美食指南,為什麼會想到去上館子,已不復記憶,就到住家附近走走逛逛,走著走著看到這家餐廳,餐廳外觀和內部裝潢都不怎麼起眼,擺在門口用粉筆寫的黑板菜單看起來感覺卻挺豐富,進了餐廳,服務生告訴我們只剩靠門口吧檯底下的兩個位置,餐廳本就不怎麼起眼,那兩個位置更是給人特別寒酸的感覺,我們家凱西有點老大不情願,但依阿倫我的經驗,吃飯就要到生意旺的地方,寧可座位差一點生意這麼好的餐廳,應該值得一試才對,結果那晚果然吃的酒足飯飽!接下來和朋友光臨了幾次,都還算滿意他們的品質,才會一再回鍋,這家餐廳算是我們在巴黎重複光臨較多次的餐廳之一。
前幾次都是晚上來用餐,暗忖中午用餐時間較緊,應該會有較經濟的選擇,結果看了菜單還是六道菜的MENU!但也可從其中選前菜、主餐和餐後點心三道,但價格差不了多少,忙了一個早上,早餐也來不及吃,就決定吃全套的MENU DEGUSTATION。點菜時服務生先送來兩份AMUSE BOUCHE(開胃小點心),是裝在玻璃杯裡打成泡沫狀的慕斯,裡面有鵝肝醬和水煮蛋,以肉荳蔻粉提味,在上面還灑了點紅色像是辣椒粉,味道還挺可口,但那趕分子廚藝流行的泡沫則不合個人的口感,把食物做成泡沫也許有點新鮮感,但我總覺得吃到嘴裡的口感就是不對,說它入口即化是真的,但更貼切的說法是感覺吃到美味的肥皂泡沫阿倫愛批評的個性竟從不屬菜單裡的招待小菜就顯露無遺,真是不好意思!只是一道開味小菜嘛,憑良心說其口味至少有中上的水準了,可稱得上是瑕不掩瑜。
第一道前菜有兩種湯供選擇,為了多嚐不一樣的菜,凱西和阿倫我不點重複的菜色,阿倫我點的是鮮奶油花菜泥冷湯,每到
L’OS A MOELLE吃飯,喝湯就會想起第一次來用餐時出的糗事,第一次來時兩人都點了龍蝦醬汁湯,服務生端上來兩個盤子,裡面有些SAUCISSE臘腸小片、烤麵包丁和細葱花,只怪服務生太忙了,留下一大段空檔,凱西就問我這是啥呢?阿倫我是有問必答,就算不知道也會瞎掰一個,我說:「大概是招待開胃小菜吧!」,兩人就吃將起來,還不住點頭稱讚說這麼簡單的搭配竟是如此美味,後來服務生端著一鍋的湯要來SERVE時都傻眼了那是湯裡的配料啦!阿倫我點的鮮奶油花菜泥冷湯裡用西班牙CHORIZO臘腸和迷迭香調味,入口滑潤而冷冽鮮美,還有麵包丁的香脆,令人感覺胃口大開。凱西點的是南瓜濃湯,伴以細香蔥和鮮奶油還有烤的酥脆的麵包丁,是相當時令的一道熱湯。



套句法國俗語,享用六道菜的大餐而沒來點酒,簡直就像和沒長鬍子的男人接吻一樣乏味
(糟糕,阿倫就沒和長鬍子的男人接吻過,實在完全無法體會這比喻的奧妙!),所以阿倫也點了一瓶平價的BORDEAU SUPERIEURE AOC紅酒,忘了記下酒莊名字,但記名字也沒什麼用處,因為這種平價的紅酒,即使知道它酒莊名,要到市面找就像大海撈針吧!這支酒酒色濃重,初入口丹寧野而咬舌,心裡後悔不該貪便宜買了支難喝的酒,但過了約莫半小時,再喝它時,口感順了不少,而且酒體相當渾厚飽滿,其實國人對葡萄酒的丹寧口感較難適應(所以有不少人較能接受白葡萄酒,因為一般白酒丹寧低),這是相當可惜的,因為葡萄酒要有豐富的口感,丹寧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此外醒酒也是很重要的,絕不是故作姿態的無謂之舉
第二道菜阿倫我選的是烤RASCASSE(石斑魚之一種),配菜是幾片綠葉沙拉和巴沙密醋(BALSAMIE)醬汁,魚肉約只有烤八分熟,以保持其肉質彈性及鮮味,當然這也顯示其用料的新鮮,但有些食客也許不一定習慣,有次友人來訪,就再要求餐廳再烤熟一點,也許是阿倫野蠻一點吧,覺得還挺美味,想像一下吃沙西米不就是生生的吃下去嘛。凱西第二道點的是令阿倫我跌破眼鏡的香酥犢牛頭皮煎腦髓佐紅甜菜沙拉,這真是太勁爆了,因為凱西向來排斥內臟下水等奇怪食材,為何今天一反常態呢?原來是沒看清楚菜單,以為只有香酥犢牛頭皮,說實在的,寫在黑板上的菜單內容讀起來真的是很吃力,但正因為這樣也可享有意外的驚喜,我平白又多了一塊小牛腦髓,好嫩好香啊!主角香酥犢牛頭皮是把富含膠質和帶有瘦肉的小牛頭皮切碎,煎的膠質部份略焦而酥脆,口感和香味都十分獨到。

第三道菜兩樣都是魚,阿倫我選了烤
LIEU JAUNE(體型較小的一種鱈魚),配菜是芹菜慕斯林,在食魚的時候,覺得魚皮上有兩片油脂,入口即化,香味濃而口感奇特,我覺得像肥肉,凱西也嚐了一口,她說像魚肚的脂肪,我們再看了菜單上面寫的是A LA MOELLE,原來是牛骨髓,這材料就挺法式的,而這餐廳名字就叫L’OS A MOELLE,也就是帶骨髓的骨頭的意思!而芹菜慕斯林是用芹菜球根去做成泥狀的配菜,是阿倫蠻喜歡的配菜。凱西點的是煎RAIE(只知道台語叫烘仔魚,中文水準低落請予指教),配菜是大葱和培根肉的組合,魚肉上還灑了切碎的細香蔥,阿倫還和凱西討論著這魚在台灣應該是屬低廉的魚種,因為阿倫小時候常吃云云飲食果然是種最深層的記憶!

接著主菜上場,阿倫點的是煎小牛肝,配菜是燉大頭菜絲和一種秋天時令名叫
TROMPETTE DE LA MORT的黑色菇類,牛肝煎得極為甜嫩,多一分則太老煎一分則太生,火候令人激賞!那大頭菜絲是用高湯去燉煮,味道十分鮮美,那黑菇香味濃郁,凱西不喜歡肝的味道,但我極力推薦她試一小口,結果她還一小丁牛肝入口,就趕緊喝酒漱口,真是無福消受!凱西點的主菜是烤綠頸小野鴨(COLVERT),配菜是松茸菇與炸紫薯片(pomme grenaille),秋天正是法國開放打獵的季節,餐廳也多有供應時令的野禽菜色,綠頸野鴨算是數目較多的野禽之一,通常其肉質較家鴨有嚼勁,但因為採用的是小野鴨,體型較小,肉質蠻鮮嫩,兩道主菜都頗令凱西和阿倫滿意。

吃完主菜其實已十分飽足,真想跟服務生商量可否晚上再來吃乳酪和甜點,只是這種想法遠比打包還難開口,服務生終於送上乳酪,我的是SAINT NECTAIRE乳酪,凱西的則是山羊乳酪(產區和種類忘了),這兩樣乳酪是未經我們選墿,服務生隨意送上的,乳酪是我們在這裡一直無法培養的飲食文化之一,在家甚少買乳酪,所以也不太懂得欣賞乳酪的美味,要離開巴黎了,還真覺得有點遺憾。
 
甜點也上來了,相當平實的甜點,柑橘烤香草克林姆和GUANAJA巧克力-番紅花醬汁,請看倌們自己欣賞圖片,阿倫就不多加介紹。

後記:
L’OS A MOELLE在一九九三年開幕,主廚是THIERRY FAUCHER,他在LE CRILLON大廚CHRISTIAN CONSTANT手下工作時認識和YVES CAMDEBORDE,也算是巴黎BISTRO(酒館)美食的風潮酒館之一,得到米其林的星星是不少廚師的夢,但像L’OS A MOELLE這樣的小館子,有自知其無法摘星之明,因為沒有大筆的財力做後盾,所以不可能有富麗堂皇的裝潢佈置,餐具也不是名牌骨瓷,也沒有顯赫的酒莊名酒,養不起成群的服務生、酒侍那摘星之途自是遙不可及,但他們專心致力在菜餚上,以平實卻新鮮的素材烹調出美味的佳餚,酒單價位平實卻能提供物超所質的美酒,以阿倫個人淺見,這樣的餐廳提供像阿倫這樣的凡夫俗仔子一個荷包負擔不會太大、輕鬆自在的用餐環境,其令人滿意的程度實不下於米其林星級餐廳!
L’OS A MOELLE在對面開了一家CAVE DE L’OS A MOELLE,意即L’OS A MOELLE的酒窖,在那館子用餐就像在自家廚房一樣,熱湯、沙拉、主菜、甜點和乳酪都是無限量自行取用(偶爾主菜會是由服務生SERVE,那就是只限一份),也算是自成一格,別有風味。
 
 
L’OS A MOELLE
3 RUE VASCO DE GAMA
75015 PARIS
TEL 0145572727
週一及週日不營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