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艾倫與凱西的生活Lounge
關於部落格
分享生活心情
  • 1581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與羅培茲老太太的聚會

送行?是的。這兩個我認為還距離很遙遠的字彙,竟然已經叩門了。下個月底,我們就要離開這個歷經四輪春夏秋冬,存有無限回憶的巴黎市了。
 
羅培茲老太太,今年七十八歲,是大樓裏少數看到我們會熱絡打招呼,向我們問候近況的住戶,比起其他鄰居,她問候的語句總是比「你好」多幾句,例如「最近怎麼樣?」「有沒有去度假?」「你先生還在學甜點嗎?」「上回你們做的蛋糕好吃極了!」。雖是簡短幾句話,就足夠讓像我們這樣生活在巴黎的異鄉人,感到人情溫暖。
 
我住的大樓,是一家法國很大的資產管理公司經營管理,大樓屬該公司所有,裡面所有住戶都是租戶,也就是房客。大樓裏有許多年長住戶,很多都是在這兒已住上三、四十年的老房客,我猜想有不少人從大樓完工起就進住這裡了。他們的青春活力隨著房子斑駁老舊逐漸消逝黯淡,有的行動遲緩,有的面容憔悴,但至少,他們憑藉早期進駐的便宜租賃價格,依據每年指數微幅調增房價,迄今以國家每月給付的退休金仍有餘裕負擔租金而可繼續居住於此。反而,對於比較年輕的房客,這裏的房租水準隨著巴黎租屋價格近十多年來不停飆升,高居不下,令人卻步,唯有搬離此處,另覓便宜住所。也難怪,大樓有點像是老人的安養院,老人居多,再來是為數不多的中年人,至於年輕人,屈指可數了。
 
老人雖然多,但羅培茲老太太開朗和善、精神抖擻、春風滿面,卻是當中的異數。每回遇見她,總是穿戴整齊,不僅戴著整套耳環、項鍊,臉上還施以適當的粉妝,深遂的雙眼更是不忘塗抹繽紛眼影,散發炯炯光芒。這會兒聽她說才從尼斯度假回來,要我們有機會一定要去那兒觀光旅遊一番;不久又聽她說馬上要去度一個月的遊輪假,忙著準備出門事宜;有時早晨八點不到,就在電梯裏遇到她要出門…。看她神采飛揚,忙碌充實的生活,很難想像她已是高齡七十八歲的老太太呢。
 
會讓法國人邀請到家裏聚餐,沒有一點親戚或是摯友關係,簡直是天方夜譚。我們雖不是羅培茲太太的摯友,但卻因她不是普通法國人,所以天方夜譚的說法自是不成立。晚上準時六點赴約,甫進入羅培茲太太家中,就被她雍容華貴、精緻古典的客廳所驚艷。羅培茲太太很親切地邀請我們坐在古典座椅上,天南地北寒喧問候一陣後,進廚房拿出香檳及點心。香檳品牌是Mercier,點心是十二個小圓麵包塗放鵝肝醬及生鮭魚的小點心,用長方形古典瓷盤盛裝。香檳及酒杯則用一內鋪白色繡花布的橢圓大銀盤裝著,旁邊放著一小盤大約十粒的小紅番茄,上頭用彩色塑膠牙籤插著,便利取用。客廳空間不大,擺放不少古典家具,有廚櫃、矮桌、兩人座沙發,單人古典座椅,還有許許多多裝飾品,不少還是中國古典瓷盤。我坐在椅子上,邊聽她說話,邊觀察客廳的擺設,舉目四望,盡是細膩典雅的布置,實教人羨慕稱奇。
 
在昏暗的燈光下,整間以深褐色為主色調的客廳,讓人感到十分放鬆與溫暖。她說這些家具大都是父母留下的,她們一家來自阿爾及利亞,父母均為西班牙人,自1963年阿爾及利亞獨立後,隨父母來到巴黎,1965年住到現址。父親與母親先後於19932000年高齡去世,現一個人住這兒,小孩及孫子住在巴黎附近。她說她是個對所有事情非常好奇之人,所以參加很多活動,生活過得相當忙碌。老太太話匣子一開,便滔滔不絕,本來擔心可能找不到共通話題讓場面冷清尷尬,不過老太太極為健談,講起話來不但中氣十足,且眉飛色舞,表情豐富,近兩個小時的交談,毫無冷場,想插話還不容易呢。
 
羅培茲老太太最憂心的莫過於法國人不再像以前認真工作,只想休假,致力維護已獲得的福利與權益,卻不願努力工作的墮落心態。她十分緬懷過去她年輕時於飛利浦公司每週工作48小時的年代,能以此換取穩定收入的踏實感,讓每個人都樂在工作。可是現在的情況是,法國人都不想工作,她坐計程車從沒有一次遇到法國司機,全部都是阿拉伯、亞裔的外來移民。還有許多低下階層的工作,法國人也都不願意做,像附近的Franprix超市,裡面雇用的結帳員全是亞洲人,她們寧願享有一份最低工資的工作,也不願失業。這種精神,正是法國人最需要的,可惜,已慢慢消失中。
 
我點頭稱是。聽著她對法國現狀的批判,對亞洲中國崛起的看法,對於她精確掌握社會脈動,維持與社會的互動接觸,及擁有清晰思路及健朗體魄,此刻我真是羨慕,一個獨居老人,是可以活得極有尊嚴,極有自我的。
 
簡單的小聚,歷時一小時四十五分鐘。臨別時,她不斷為阿倫加油打氣,希望未來事業成功。我們則是不斷感謝她的熱情招待,希望未來保持聯繫。
 
人生中的來來去去,分分合合,本是常態。這次回國之後,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可再相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