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艾倫與凱西的生活Lounge
關於部落格
分享生活心情
  • 1574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談辣椒(上)

他們吃辣功夫了得,生猛到我只需眼觀他們吃下滿口辣椒,繼之想像那飽滿火熱的辣味在口裡散發奔放,就足夠讓我上衝腦門兒頭皮直發麻了,何況他們還可一口接一口,吃到不住噴火哈辣、面紅耳赤、額冒豆汗,還能一邊大呼過癮,暢快淋漓。真是不教人欽佩也難啊。
 
父親便是有這種飲食癖好,餐餐不離辣椒的人。記得以前在家時,只要父親下廚,除青菜外,凡大火熱炒的菜式,像蔥爆肉絲、炒回鍋肉、炒臘肉、蘿蔔絲炒牛肉、炒丁香小魚,沒有一道能倖免於辣椒,而且辣度奇重,光是炒菜飄出的油煙就足以嗆啞喉嚨,咳得死去活來。我和母親向他抗議受不了這種辣法,他妥協的方式,是乾脆把半斤辣椒對半斜切單獨熱炒,然後配上其他無辣菜餚一起吃,好處是,我們不再喊辣,沒有母女一旁嘮叨擾人,他可耳根清靜,盡情享受吃辣的刺激與樂趣!
 
父親吃辣功力,在我眼裡,已達一流水準,完全不負湖南騾子“怕不辣”的豪邁本性。加上父親身邊幾個同鄉老友三不五時來家作客,只消幾盤辣沁舌腑的辣豆干、辣小魚乾、辣酸菜等下酒小菜,外加一瓶金門高梁,就可把酒暢言一整晚,醺醺然踉蹌而散。我從小受父親影響,也跟著吃點辣,在吃辣習以為常的家庭中成長,覺得辣是飲食中誘人食慾的好味,菜餚裡不是放入紅潤晶亮的辣椒同炒,就是蘸一下辣椒醬或辣椒油,讓辣沾嘴,任由刺熱的辣味逗弄味蕾,使脾胃大開,倍增吃飯滋味。
 
離開家後,由自己掌理肚皮腸胃大事,想吃什麼或不想吃什麼,什麼時候吃,全憑一己痛快,三餐時正常時不正常,加上讀書工作的壓力,致胃腸功能欠佳。跟著辣椒成長的我,對於辣竟有幾分敬畏,面對辣椒一類之食物,嚴守分寸,自我設限,淺嚐即止。久而久之,逐漸習慣了沒有辣味的食物,食辣能力大幅退化。辣這一味,好像已漸從記憶中淡去,往往只有回老家,看到父親高興女兒回來,親自下廚烹調拿手好菜時,過去辣得眼淚直流的景象,才又重現腦際。只不過,不知是因年華老去,無法再像青壯年時嗜辣如命,抑是深知我離家已久,已無吃辣習慣,父親烹理的菜餚裏,辣椒已漸失其風采,退居幕後,頂多只能嚐到些許幽幽辣香或點綴美化菜色而已。
 
辣味在我的飲食光譜裏雖已淡出,但卻不缺席。即便在國外生活,飲食習慣仍喜以中菜為主。幸好巴黎因華人種族多,飲食習慣各異,補給中式食物及醬料極為便利,且種類花式繁多,日常所需食品幾可於華人超市一一購足。爲適時增加菜餚風味,辣椒總是家裏冰箱必備食材,一包小辣椒就可用上個把月,另外還庫存一、二瓶辣椒醬,當作沾醬或烹調之用。
 
辣這一味兒,總會讓我想起父親烹調辣椒的身影,想起從前家裏不時瀰漫辣氣,母親與我聯手跟父親翻臉的猙獰模樣。這些片斷記憶,每每跟隨辣味而來,而每憶及此,就會愈湧愈多陳年往事,溫暖我這海外遊子的心。
 
辣椒,已然成為我記憶庫的引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