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艾倫與凱西的生活Lounge
關於部落格
分享生活心情
  • 1589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義大利Varallo、米蘭、Alba奇妙之旅(下)

參觀Sacro Monte是在翌日星期天早上,太陽露出小臉,天氣難得晴朗。建造於1480年的Sacro Monte高聳於Varallo城上,可清楚俯瞰整座Varallo城、附近Bassa Valsesia及Fenera山等區域。一上山,即見一小廣場,正面為簡樸的Santa Maria delle Grazie教堂,四周種有棕櫚樹,中間為一座噴泉。這是一座「新耶路撒冷」(New Jerusalem)聖城,由於當時回教興盛,天主教徒不易前往耶路撒冷及巴勒斯坦聖地朝聖,而興起在歐洲建立聖城風潮,供教徒膜拜。VaralloSacro Monte,托斯卡尼的Montaione及葡萄牙北部的Braga都是該時代背景下的產物。

走入看似平凡的教堂裡,突被眼前景象觸動不已。屋頂及四周畫滿繁複精緻華麗之壁畫,舉凡人物、裝飾,均栩栩如生。這些繪畫由Gaudenzio Ferrari1484-1546)用trompe l’oeil手法(立體感及逼真的錯視畫)所畫,讓我連想起曾在梵帝岡西斯廷(Sixtine)教堂內滿室洶湧人潮舉頭仰望讚嘆米開朗基羅氣派恢弘、意境深遠的壁畫感覺,那是一種面對偉大鉅作產生的景仰謙卑心情,直到現在仍恍如昨日般感動莫名……。此時,教堂內神父正帶領善男信女進行周日彌撒,氣氛神聖莊嚴。我不敢稍加逗留,深怕觀光客的駐足使他們分心。出來後遊走教堂周圍,尚發現分佈有45個精緻小禮拜堂,裡面擺置八百尊與真人大小相仿的木頭彩色人像,述說耶穌一生故事。

午後,回到Varallo露天咖啡閑坐。點了香醇可口Klumbacher啤酒,搭配澎湃洋芋片及麵包火腿點心。我們坐在陽光溫照的長廊咖啡座裡,一派愜意悠閒,怡然自得。完全想不起最後一次是在哪兒及何時曾如此輕鬆度過午後的了?無所謂,不傷這腦筋。

好安靜祥和的街道。此刻,時間彷彿是不存在的。我用力地深刻地感受這份難得的寧靜。

稍遠,兩桌老先生老太太嘰嘰喳喳,聊得不亦樂乎;偶爾飄來幾波眼神,瞧瞧我們。我們回報以微笑,他們則迅速轉回頭,繼續愉快地聊天。挺寫意的一張畫面~~

我思忖著,當我垂垂老矣時,是否也能像他們一樣,有年紀相仿的談天對象?聊的,又會是什麼樣的話題?

天色還早,隨手翻閱旅遊指南,尋找附近值得觀光的旅遊景點。看到Orta湖區僅三十多公里路程,挺適合作為一個陽光普照的午後踏青行程。我們毫不猶豫,即刻啟程。雖只三十多公里,卻必須蜿蜒繞過重重山路,大幅拉長旅程時間。不過當我們抵達深藍如海水般的Orta時,如夢似幻、秀麗壯闊的湖光山色,對我們剛剛一路曲折起伏搖頭晃尾的山區旅程即刻做了最佳回饋。

Orta湖全長13公里,許多文人墨客均曾赴此一遊,其中尼采曾在此有過一段刻骨銘心、但無結果的戀情,使Orta湖多了些許趣味與傳奇。在Pella城,我在一家生意興隆的冰淇淋店買冰淇淋,特地將該店拍照留念,下回有機會去Orta湖,別忘了光顧品嚐,絕對值得。

第三天,我們前往米蘭。此行純為shopping,加上米蘭教堂正面大幅整修,覆蓋白色工程大塑膠套,破壞照相興致。另大城市難一窺全貌,車流人潮擁擠,沒有小城鎮的幽靜與親切感,感受不夠深刻。只好就此打住,不作詳述。

第四天,一大早驅車前往一百六十八公里外的Alba城。沿途大雨不斷,不過途經Vercelli地區,舉目盡是清一色水稻田,與台灣南部水田景色相若,甚是親切。這大概是第一回在歐洲看到水田吧,原來該區是義北重要稻米(risotto)產區。臨行當然不忘購買一包risotto,回家試做曾在餐廳吃到的粒粒分明、黏稠香濃的起司飯或米甜點。

抵達Alba城,我們將車停於市集旁,沿著街道在城內漫步。抵Piazza Risorgimento,即見城中最重要的San Lorenzo教堂。教堂為12世紀建造,15世紀修復,鐘塔仍完整保留12世紀面貌,教堂內一樣有華麗的trompe l’oeil壁畫。街道雅致幽靜,有不少販賣地方特色的食品商店,該區經濟活動似乎相當活絡,商業氣息較濃。

Alba算不上旅遊勝地,但出產白松露(tartufo bianco),世界馳名,倒也使Alba與美食沾上邊。每年十月為白松露採收季,舉辦白松露節,吸引許多饕客前往參觀選購。白松露用在調味,因此不能與味道過重的食材一起烹煮,適合用來做前菜之用。

此外,Alba的葡萄酒,是義大利Piemonte省的知名酒區。該省紅酒質地佳,其中以Nebbiolo葡萄品種最為尊貴,其變種葡萄所生產的BaroloBarbaresco酒名氣大,價格昂貴。人稱Barolo酒是king of wines and wine of kings,重要性可見一斑。近幾年來,葡萄經過改良後,BaroloBarbaresco酒產量大增,Barolo酒每年產量約六百萬瓶,Barbaresco三百萬瓶,一般平民百姓也可消費得起了。

AlbaAsti地區的Barbera葡萄酒品質佳,極度受到中產階級人士喜愛,也被專家拿來與高級Nebbiolo紅酒相提並論。Piemonte省的紅酒較白酒多,其中一半是Barbera酒。這次品嚐了Barbera dAlba的酒,的確相當順口,不過以同樣價格在法國應也可買到相當不錯的紅酒。

該省最著名且受歡迎的還有氣泡白酒Asti Spumante。尤其Moscato dAsti產的白酒,是義大利第二大白酒產區,僅次於Chianti酒區。此行恰好買到一瓶,微甜帶有氣泡,酒精度不高,僅5%。水果香氣濃郁,喝起來愉悅舒暢,爽口不膩,類似香檳口感,一般作為餐前或飯後酒。據說搭配早餐飲用,亦相當合宜。

離開Alba,旅義行程接近尾聲,明天就要打道回府,又將是漫長的一天。

行前,與房東道別。在簡短對話裏,得知房東為劇作家,創作戲劇與音樂,所製作戲劇不久前才於Varallo劇院演出。他交給我一片由他製作整理Varallo舊時代照片並配上當地民謠之DVD,作為臨別贈禮。我則是由衷感謝這份突來的驚喜,算是為這次旅程畫下完美句點。

離開Varallo,我再度回首凝望我們留宿過的這棟建於1740年的老房子。斑駁老舊的外牆,是歲月毫不留情在它面容上所刻下的痕跡。它所負載的許多不為人知的歷史記憶,不知是否已有人考證著書,整理立檔,憑供後人追憶懷念?我如此企盼著。

瞬間,長廊咖啡座上老翁老婦們歡喜交談的溫馨畫面,再度浮上心頭……

沿著來時路,我們踏上歸途。這兩天以來,籠罩歐陸的冷氣團,使Varallo附近山頭降下白雪。這意外的景色變化,激發我們臨別前追逐歐洲第二高峰Monte Rosa的念頭。選擇了反回程方向,我們直奔北方阿爾卑斯山脈的Alagna城。隨著車行向河谷源頭駛去,高山愈來愈近,愈來愈高,原本還很遙遠的山嶺,漸漸地矗立於眼前。

抵達Alagna城,山是靠近了,可惜人煙稀少,只有一部工程車及三名工人在城入口處的工地工作。這裡,海拔1,205公尺高,是Piemonte省最重要的滑雪勝地之一。位於歐洲第二高峰Monte Rosa(4,634公尺)山腳的Alagna城,也是數條山區健行步道的重要起點。旅遊指南雖如此寫著,但在這樣一個狀似無人居住,建築老舊殘破,冷清寂靜的空城裡,實教人難以想像此處會是冬天滑雪度假人潮聚集的旅遊所在。此時,我又禁不住拿它與法國的霞慕尼(Chamonix,白朗峰滑雪勝地)相比;而結論,依然是:一座山的兩邊,為何有如此大差異?

所幸,山是不變的。距離高山這麼近的感覺,依然令人震撼感動不己……

心甘情願回家,這次真正踏上歸途了。回程總感覺比來時快,我想原因在於,因為沒有了未知的未來,一切均在掌握中的緣故吧。

再次經過白朗峰隧道,從法國處出口時,老天為我們帶來旅程的最後一次驚喜:天空雪花紛飛,雲霧濛濛,我們身處於一片白雪世界中!五月雪,在1,274公尺的山區,應該相當罕見吧,我想,或許這一輩子也僅就這麼一次有幸在五月巧遇雪花飄飄的人間美景了……

把車停下,我回頭使勁地注視白朗峰隧道口,腦中迴盪著這幾天在隧道那一側所經歷的點點滴滴:靜謐悠閒的Varallo小城、閒坐Varallo咖啡座的的午後、Sacro Monte教堂的華麗壁畫、阿爾卑斯山脈的雄偉壯麗、Barbera dAlba紅酒的香醇……,每一幕每一景,依然歷歷在目。

隨著車子啟動,我回神過來,決心將這段旅程輕輕貼上封口,珍藏於內心深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